• 关注民生周刊

    微信
    微博
    微博|微信

    扫一扫,用微信浏览

    |客户端
    人物人民日报全媒体?#25945;?/span>
    当前位置:首页 > 人物

    清明缅怀:忆首届全国三八红旗手金学曙

    来源:人民网2019-04-08 14:35:26

    编者按——她是新中国第一代西医,同时兼修中医,是新中国首届全国“三八红旗手”的优秀代表,被时任人民日报社社长兼总编辑邓拓誉为“新时代的杰出女性”,她就是金学曙医生。她虽然离开我们已有五年,但人们仍深深怀念着她!值此清明之际,选取三篇从不同角?#28982;?#24518;金学曙同志的文章,?#28304;?#32517;怀这位德高望重的老一辈共产党人。

    生如夏花之绚烂,死如秋叶之静美

    ——深切怀念?#31383;?#30340;金学曙阿姨

    我们全家两代人的挚友金学曙阿姨离开我们已经有五年了。但是,她温文尔雅的笑容,真诚悦耳的声音,充满关切的目光,仍然历历在目,记忆犹新。她是我?#26377;?#21040;大印象最深的?#31383;?#38271;辈,是给我和我们全家人以亲人般关怀爱护的白衣天使,是在我们遭受灭顶之灾时仍始终保持了一颗无比善良的心,一如既往爱护我们,帮助我们的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老一代。

    我父母生前经常表达他们对金阿姨的敬重和感激。这不仅是因为金阿姨医术高明,医德高尚,在人民日报社是一位有口皆碑的好大夫,更是因为在几十年的漫长岁月中,金阿姨对我父母始终全力呵护,关怀帮助,不遗余力。甚至在我父母蒙受冤屈,绝大多数人都避之唯恐不及的艰难岁月中,金阿姨是长辈中少有的一位刚正不阿,坚?#32456;?#30452;人品,绝不随波逐流的老同志、老战?#36873;?#27597;亲身体一直不好,在文革中更是雪上加霜。但是不管是在报社机关,还是在农村?#23578;#?#37329;阿姨总是细致入微地关心她,帮助她,给她尽可能的最好治疗。父亲在十年?#24179;?#20013;?#20197;?#36843;害,但是作为父亲的老战?#36873;?#32769;同志、老朋友,金阿姨对父亲的尊重和呵护从来没有改变过。父母两位老人病重和去世之前,都曾经不止一次对我说:“金阿姨真是一位难得的好人!”父母还委托我专门去金台路人民日报宿舍看望了金阿姨,详细地询问了她老人家和孩?#29992;?#30340;情况。我父亲去世时,金阿姨的孩?#29992;?#27809;敢把消息告诉她老人家,她们知道,金阿姨和我父母的关系一直特别好,老同志的深厚情谊早已融入他们的血液。是我去看望已重病?#28304;?#30340;金阿姨,婉转地把父亲已去世这个残酷的消息告诉了她老人家。我真没想到,身体已虚弱到难以坐起的金阿姨,已过耄耋之年的病入膏肓的慈祥老人,竟然痛哭失声,?#29615;?#32780;不可收。那发?#38405;?#24515;的哀婉哭泣把我惊呆了,我轻轻抚摸着老人枯槁的手,心如刀绞,悲痛万分,不知用什么样的语言才能安慰面前这位泪如泉涌的挚爱长辈。

    金阿姨对我,真像是亲妈妈一样的关心爱护。我在农场工作时,因为劳累过度,经常胃疼胃酸,每周休息时我都会到报社医院检查开药。我总是要找金阿姨,她为我看病最认真细致,不厌其?#24120;?#19981;仅叩闻触摸,而且一丝不苟进行各项常规检查,为我开出最有效的药方。在她长期的关怀帮助之下,我在秦城监狱被关押六年落下的腰痛,?#20154;裕?#32963;酸等都得到了有效的治疗,身体状况大大好转。

    ▲86岁时的金学曙医生

    金阿姨对所有生命都是敬畏的,都是尊重的,她始终保持了天使般的爱心。她从来没有豪壮的语言,铿锵的表态,但是她作为一位悬壶济世,?#20154;?#25206;伤的老医务工作者,早已把对生命的爱化作了至高的境界,至深的真情。我想,人民日报社的几代干部编辑记者和他们的?#20248;?#37117;不会忘记在报社医?#22909;?#22825;都可以看到的金学曙医生那最美的笑容,最温暖的问诊和亲情关爱。

    1978年1月,我和我先生举行婚礼。金阿姨得到消息后,立即通过和他们住在同一个院子,又和我妈妈在同一办公?#19994;?#19968;位阿姨,给我送来了金阿姨大女儿亲手为我织就的一块大桌布。那洁白的底色,绚丽的花朵,竟让我们全家人爱不释手,我舍不得铺在桌子上,一直当艺术品珍藏在书柜中。这?#35272;?#27905;白的桌布凝集着金阿姨和女儿两代人的深情,情深无价,弥足珍贵!

    金阿姨,您离开我们这么久了,但是,您如芬芳馥郁的夏花,如绚烂多姿的秋叶,永?#35835;?#22312;?#23435;?#20204;内心的深处。

    金阿姨,您一生太累了!您把无尽的爱和温暖都给了他人!您安息吧!您永远活在我们心中。

    (来源:微信公号“金台唱晚”)

    (作者:郭海燕)

    难忘那慈祥的笑容

    每当我翻看以往的一些照片,回想起老照片上的一些人和事,触景生情,似乎又走进了那过去了的?#37239;?#23681;月。

    孟浩然诗中说,人事有代谢,往来成古今。在我留存的无数张照片中,有一张是我与金学曙大夫的合影,怎么也不能遗忘。

    ▲2013年2月8日,本文作者颜世贵(左)看望时年九十一岁重病中的金学曙医生(潘真摄)

    那是2013年2月8日的晚上,我与老伴潘真前去金大夫府上看望她老人家的一张合影。时年九十一岁,在人民日报社默默地工作了一辈子的金大夫,视患者如家人,关爱备至,一丝不苟。报社大小职工,都众口一词,无?#24576;?#36190;她老人家医术精湛,德高望重,受人尊敬。

    我因长期在地方记者站当记者,?#29420;?#25253;社,又很少回报社办事,而且每次都来去匆匆,很少见到金大夫。当我从记者站调回记者部时,金大夫已是年近八旬的老人了。

    离退休干部局知道她医术好,在她六十六岁那年退休后还继续聘请她做医生,为离退休的干部职工看病,直到她快八十岁。

    我一直想去金大夫的家里看望她老人家,但始终没有?#19994;?#21512;适的时间。这天晚上终于有了合适的时间,我和潘真来到了金大夫的面前。老人特别高兴,坐在轮椅上,紧紧抓住我俩的手?#29615;牛?#23601;像母亲见到了久别的儿女,是那么的慈祥与亲切。

    然而没有想到,这次去探望她老人家,竟是我们的最后一次见面与叙?#28014;?#31532;二年,即2014年3月17日,她老人家就走完了九十二岁的不平凡人生,永?#29420;?#24320;?#23435;?#20204;。

    逝者如斯夫,冬去春来,柳枝抽芽,一朵朵迎春花?#32769;日?#24320;了黄色的花瓣,散发出阵阵的幽香。转眼间,?#20540;?#20102;金大夫?#24230;?#30340;忌日,思念之情油然而生。曲终人不见,江上数峰青。这不由使我想起了过往的点点滴滴,想起了金大夫每次见到我,总是那样的亲切与关爱。

    我1966年大学毕业,1967年被选进了人民日报社,在总编室做夜班编辑。那时的报社在王府井大街,编辑楼、行政楼、单身宿舍楼相连在一个大院。我住二层的单身宿舍,一层是报社医务所,每天上下楼必经之地,自然会看到患者进出问诊就医,很快也就认?#35835;?#19968;个个医务人员。

    时值“文革”期间,新闻多,常常不能按时下班。记得有一次拖到第二天下午一点多才下班,当天晚上还要照常上班。睡眠不足,加上我不?#19981;凍悦媸常?#26356;不?#19981;凍源至福?#19968;天天过去了,感觉很疲劳,就去找金大夫。她给我做了认真仔细的检查,并抽血化验,发现转氨酶有些偏高,其它指标正常。

    还未生过病的我,一下有了思想压力,刚刚工作就生病了,很紧张。金大夫安慰我说,没关系,吃点药,加强营养,休息休息就会好的,她的鼓励给?#23435;液?#22823;的信心。

    金大夫是浙江人,我是江苏人,在生活习惯上我们算是老乡了。记得?#19994;?#36523;体还没有完全?#25351;?#22909;,金大夫就邀请我星期天到她家里,并烧了些好吃的南方?#20849;?#32473;?#39029;裕?#25226;?#19994;?#20316;她的孩?#21491;?#26679;看待,给?#23435;?#19968;种家的温暖,这是我一生都不能忘记的。

    那时金大夫家就住在天桥报社宿舍。她先生是铁道部的工程师,上海人,和霭可亲,很有学问,同?#21307;?#35848;了好多,我由衷地敬佩他。

    1974年?#21307;?#20837;了记者部当记者,1975年去报社小汤山五七?#23578;@投环?#37197;在水?#26223;?#25285;任班长。育苗、插秧、施肥、除草,我把从父母亲那里学到的一些农活知识,用来指导水稻的种?#30149;?/p>

    没有想到,金大夫也在小汤山五七?#23578;#?#19981;知她何时来的?#23578;!?#22312;这里能见到金大夫非常的高兴,我又有好长时间未见到她了。白天忙?#25237;?#26202;上收工有时间了,就去?#23578;?#21307;务室金大夫那里看看,见她总是热心、耐心、仔细地在给患者做检查、开药、交待注意事项?#21462;?#37027;时?#23578;?#30340;条件虽然艰苦,但人与人相处,还是很温暖的。

    这年,在水?#22659;?#31319;即将成熟之时,?#21307;?#26463;了在?#23578;?#30340;?#25237;?#22238;到记者部当机动记者,而后去了南京筹建驻江苏记者站,再到?#26412;?#35760;者?#23613;?#28023;南记者站,又回到?#26412;?#35760;者?#23613;?/p>

    忙忙?#24503;担?#38590;得一见金大夫的面。从记者站回报社后,金大夫年纪大了,不怎么出来活动,也没太多的机会相聚。直到这一次去她家里看望,哪知这是我见她的最后一面。

    后来,我从金大夫的女儿那里了解到,金大夫在病危期间,和报社老记者陈柏生同住一间病房。当时,陈柏生已经昏迷,金大夫自己已经病得那么重了,仍不忘在病床上密切观察着陈柏生的病情,她一遍遍呼唤:“柏生,柏生!”她知道,轻?#28982;?#36855;的患者尚有意识,就要对其不停呼唤,以防她彻?#36164;?#21435;意识,发生危险。陈柏生一有危殆症状,金大夫马上呼叫医护人员前来进行抢?#21462;?#22909;几次,金大夫竟不顾自己病弱的身体,有时一夜不曾合眼,就这样守护着病友陈柏生的生命……

    金大夫就是这样一位令人爱戴的好大夫。她是新中国首届“全国三八红旗手”,时任社长兼总编辑的邓拓称她为“新时代的杰出女性”。她在平凡的岗位上,几十年如一日,?#28798;?#24037;、对患者,传递了不同寻常的爱,感染着每一个有过接触的人。

    斯人已逝,那份滋养心田的润泽,却将长存,我们怀念金大夫!

    作者:颜世贵

    老大夫的听诊器

    ▲首届“全国三八红旗手”金学曙医生

    2014年?#28023;?#25105;认识几十年的一位老大夫去世了。听到消息的时候,往昔的记忆,瞬间带?#19968;?#21040;了60年代的?#26412;?#22478;,回到了天桥那个温暖的院子,过去的我唯一的家。

    记得她的遗物里,有一枚小小的听诊器,金属部分已经氧化发黑,沉淀着岁月?#22836;?#38632;的痕迹,毫不起眼。

    现在的医疗条件提高了,各大医院什么样的先进设备都有,这枚陈旧的听诊器,看起来?#32933;导?#38475;得有点儿可怜。

    可在半个世纪之前,在条件艰苦的建国初期,没有电脑,没有CT,很多时候病人主要依靠的,是大夫的医术和责任心。听诊器的主人,这位那时还年轻的老大夫,多少次仅凭这一枚听诊器,结合自?#22909;?#38160;的观察和悉心的问诊,做出正确诊断,救治了多少干部群众,让他们重新投身到新中国的建设事业中去。在老大夫手里,这不起眼的听诊器,也曾经作出了不小的?#27605;?#21602;。

    ▲人民日报王府井大街117号旧址

    这位老大夫,来自江南水乡,自1950年来到?#26412;?#36827;入人民日报社,与人民日报社同呼吸共命运,直至2003年81岁才真正退休,整整为人民日报社的干部群众服务了半个多世纪。

    在波澜壮阔的历史长?#27704;錚?#36825;段时光是转瞬即逝的。但在人生的涓流中,这段时光,已是一生。每天清晨7点前,这枚听诊器就要跟着主人一起,带着提前蒸煮消毒好的注射器,?#20219;?#26377;需要的患者上门打针送药。接着,这枚听诊器,要在社医院和老大夫一起辛勤工作8小时。等到下班后,等到周末了,它?#19981;?#26159;不能休息,因为老大夫还要带着它,到各个宿舍区义务出诊。

    天桥宿舍、豫王坟宿舍、煤渣胡同、北蜂窝宿舍、王府井报社……在这些地点之间,无论寒冬酷暑,无论?#30031;?#19979;雨,无论黑夜?#23383;紓?#32769;大夫吃力地骑着?#25285;?#19968;个人走了许多许多漫长的路,还好,有听诊器的陪伴,她并不孤单。

    老大夫从不离身的听诊器,有一些珍藏了很多年的回忆。

    建国初期,刚进入报社的老大夫还是青年,作为当时社医院唯一的女医生,细心的她一下子?#22836;?#29616;铸字车间有好?#29238;?#21516;志?#35760;?#20013;毒了,工厂的?#25237;?#21355;生和工业卫生存在问题。老大夫?#25512;?#19978;自行?#25285;?#21521;?#26412;?#24066;卫生局?#25237;?#22478;区卫生防疫站?#20174;?#24773;况。在他们的指导下,老大夫逐一给大家体检,进行去铅治疗,还建议工厂领导给重病号营养补助,终于把工厂的铅中毒问题彻底解决了。

    在?#24189;?#21494;县?#23578;?#26399;间,老大夫作为派驻?#23578;?#30340;医生,除了给?#23578;?#23398;员看病,还义务给缺医少药的当地农民看病。那时农村条件更加艰苦,很多需要专业产科医生接生的产妇没有条件去医院生产,大人孩子都命悬一线。老大夫看在眼里,急在心上,那时已经50多岁的她,主动要求去协和医院接受产科培训。产科专家林巧稚医生,看到老大夫这把年纪还在认真学习,有些好奇,一问才知,她是要回去为贫苦农民群众服务。林巧稚紧紧握着老大夫的手说:“好,那我们可得好好教你!”

    这些回忆深埋于时光的沙漠里,就像老大夫泯然于千万个普普通通的?#25237;?#32773;之中。听诊器,联结着患者和他们深深信赖的老大夫,诉说伤痛,聆听心声,也不断地默默积累着无数只属于它自己的记忆。

    在?#19994;?#35760;忆中,老大夫的样子,总是一身白大褂,?#36947;?#25918;着听诊器,和蔼地微笑着,细心地询?#39318;牛?#20687;?#19994;?#27597;亲,像?#19994;?#22992;姐,像那种你很容易忽略的,口渴时一杯清澈的淡茶,燥热时一阵清凉的微风。

    一次又一次在春天里,?#19994;?#22238;忆乘着温软的风,带着渐渐老去的我,回到老房子老院子的每一个角落,我留?#37011;?#20204;?#28304;?#38472;腐气息的温馨,我知道,那就是?#19994;?#23478;。

    那枚也在渐渐老去的听诊器,还静静躺在老大夫白大褂的衣?#36947;鎩?#23427;也知道,那里,就是它的家。

    报社的老人们,偶尔?#19981;?#24819;起老大夫,怀念他们跟老大夫的关系,怀念建国初期那段筚路蓝?#36843;?#28608;情?#24524;?#30340;岁月,念叨着,金大夫给我们看病那会儿啊……

    作者:张硕

     

    (责任编辑:罗芳?#30130;?/div>
    民生网新闻?#35748;擼?10-65363346  010-65363014        投稿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  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10-65363027        举报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  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10120180029    |    京ICP备10053091号-5    |    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
    北京pk10五码技巧